今天是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五老风采» 正文

王巨榛和他的上千封“见字如面”

时间:2018-01-12 [ ] 浏览次数: [ 打印 ] [ 关闭 ] [ 收藏 ]

  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,和平年代时,家书亦珍贵。还在追《见字如面2》边看边抹眼泪吗?央视大型人文类书信节目《信中国》要来了。现代社会,通讯技术空前便捷,可当读纸变成了读屏,却少了手写的温度。无锡有位75岁的退休高工王巨榛,手写家书长达半个多世纪,他至今保存着这上千封书信,牢牢守着封存的时光。

  给妻子

  “两地书”互通了三年多

  王巨榛家的书房,书籍跟书信满满当当占了两面墙,书架下部一排方便拿取的地方,密密麻麻排列着一本本绿色小册子,这些小册子按通信时间排序,全是实寄明信片,约有千张,自1982年5月27日起至今,大部分是他和老伴、儿孙的互寄明信片“全集”。书房角落里也整齐堆放着一个个箱子,里面也都是书信。上世纪50年代初,还在上小学的他就在父母的指导下,给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叔叔写慰问信了。王巨榛是温州人,1961年,他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,正式写家书也是从那时开始的。

  “母亲:托同学带来的东西和信均于中午收悉,感谢家里费心!知道家里春节过得很好,我很高兴!……学校已于今天正式上课。本学期课程有数学分析、物理、政治、俄语、体育,每周26节课时。不知告诉过您了没有?我现在住在二分部二舍315室。盼即回信。保重!儿 炳华(注,此为王巨榛小名)62.2.15”这是王巨榛大学期间的一封明信片家书,除了平信,他也用明信片写家书,因为明信片简练、方便。大学毕业后,王巨榛分配到北京,在国防科委工作,1971年1月,他自愿支援三线建设到了四川永川。

  在永川,王巨榛写得最多的是给妻子的“两地书”。王巨榛跟妻子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,但他们逐渐了解彼此是通过一周一次的书信。那时候,他们分别在永川和凉山。王巨榛单位门口有个邮电所,每晚,邮递员会按类分好来件次日再发,但王巨榛跟很多人一样,等不到第二天就跑去自己挑取。从1973年两人结识到婚后1977年调拢在一地,夫妻俩“几乎每天都在写,汇报生活,但并非写好就寄出”。这期间,两人的通信达400多封,王巨榛至今珍藏着。那些生活上的事务报告,其实是爱人间最美的情话。

  给大姐

  寄到医院的百封明信片

  王巨榛有个和睦的大家庭,兄弟姐妹五个,大姐、二姐小时候都写日记,耳濡目染,王巨榛也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,从1955年坚持至今,他还鼓励弟弟妹妹写日记。大姐王竞比王巨榛大12岁。1986年2月,王巨榛随单位搬迁至无锡,与在温州的家人有密切的书信联络。家庭成员之间,一页页信纸上,字字句句都是最朴实的人间真情。1998年,王巨榛得知大姐生病住院动手术,因一时不能前往温州探望,思念中便想到用明信片寄托手足情。

  是年11月9日晚,王巨榛连夜从保存的90本日记中取材,写下一张张明信片,次日一早投寄给大姐。这些日记忠实记录下一个普通家庭近50年来的生活变化,充满了伦理亲情,也折射出时代变迁。大姐住院三个多月,王巨榛每晚查阅日记,挑选家庭往事和当下的时事新闻,写到明信片上与姐姐分享。明信片的一面是美丽的风景,另一面是浓浓的亲情。

  一封封明信片犹如一捧捧带有温度的鲜花,每天都会递到大姐的病床前。大姐当时无法起身,由人代读弟弟的来信,每天心里都暖暖的。

  王巨榛把给大姐寄明信片的事写下来投给报社,发表于1999年1月17日的《江南晚报》“家庭教育版”,题为《今晚,第61张明信片》,并配有按语。在寄出第95张明信片时,王巨榛一家到温州看望了大姐。回到无锡后,他又接着写了5张。第100张明信片上他这么写道:“三个多月来,我每天托明信片‘看望’您,每个深夜写得心潮起伏,回忆了过去,激发了亲情,净化了心灵……”2005年,中国国家博物馆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遗产抢救工程办公室等启动“民间家书征集活动”。在温州地方媒体的牵线下,王巨榛与大姐等家人商量后,悉数捐出了这100张明信片原件,自己留存下复印件,后展出在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家书陈列室。

  给儿孙

  是成长陪伴更传递亲情

  王巨榛外出开会、旅游,都会随身带着邮资明信片。1985年5月24日在峨眉山旅游,王巨榛给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大儿子寄去一张明信片,上贴成都火柴厂的大熊猫火花,片上写着希望儿子从小热爱大自然,懂得要保护生态平衡,培养自己的爱国主义精神,并预祝儿子儿童节快乐。原来,这天是国宝大熊猫的特种邮票发行日。同时给上幼儿园大班的小儿子也寄去了一张:“爸爸寄你一张纪念明信片,上面有你最喜欢唱的儿歌《熊猫咪咪》。愿你小时候像大熊猫那么可爱,长大后像大熊猫那样为祖国争光!”王巨榛不担心小儿子看不懂,因为会有人读给他听的。

  写日记写家书在王家成了传统,在王巨榛的影响下,他的两个儿子6岁起就开始写日记。上世纪90年代,大儿子到上海上大学,每个星期父子俩都会互通家书,就像他当年上大学给家里写信一样。在王家人心里,无论时代如何变幻,再先进的通讯方式也比不上一封手写家书来得情深意切,这是一种可以存档的成长陪伴。报刊上的“育儿经”,王巨榛常常剪下来贴到明信片上寄给儿子儿媳。他还写信给孙子:爷爷的信到了,心也到了。

  一家人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一起,但王巨榛还是会在家人生日或外出时给他们写信,家庭成员之间通过写信增进了亲情。2016年夏天,王巨榛随儿子自驾游到新疆,每到一地都会往家寄明信片,一路报安,一路介绍丝绸之路的所见所闻。三个星期,他们每天都写,可不一定每天都能找到邮筒,有时只能请酒店服务员帮助邮寄。

  给他人

  让信传播知识弘扬美德

  去年一年,王巨榛寄出的明信片多达300多张,一半以上是寄给陌生人的。王巨榛还有个身份——江浙两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。退休后,科普占据了他很多时间,但他乐此不疲。他家里有各种科学模型、石头和动植物标本,犹如一个微型科普博物馆。记者到访时,王巨榛的书桌上放着几张待寄的明信片,其中两张分别寄往无锡阳山中学安阳诗社和运河实验中学新馨诗社。王巨榛在报上看到学校办诗社的事很欣慰,就根据潘富俊教授的《诗经植物图鉴》整理编写出24种植物资料卡《诗经植物选识》贴在明信片上与学生们分享,落款是“无锡市关工委讲师团王巨榛”。他一般不留联系方式,只是默默进行着公益科普。

  王巨榛珍视“见字如面”,他写信传播知识,还传递正能量。他在报上看到好人好事,常常会给这位好人寄张明信片点赞致敬。乘公交车,他会随身带着自制的《有幸与你同行》的爱心诗卡,送给让座的人:“就是你这么一让,宽了车厢舒了人心。‘不以善小而不为’,你真是一位好人……”2007年以来,王巨榛发放了数百张“爱心小卡片”。让座虽是小事,但在王巨榛看来,这一举动背后更涌动着互谅互助的中华传统美德,需要大力弘扬。在一次次的科普讲座中,他还引导青少年正确“追星”。

  在儿子帮助下,王巨榛较早用起了微信,一大家子在微信上建群,即时发布家庭成员的生活动态,沟通变得更加便捷。但王巨榛反而觉得手写家书越显珍贵。写家书,手有余温,横竖撇捺流转处,落下的是对远方的思念。读家书,轻捻信笺,句句行行见字如面。虽然打字、语音很方便,但王巨榛希望人们不要丢掉书写的情意和乐趣。

  离春节不远了,提笔写封家书吧,笔端的千言万语,收信人会懂。

  (摘自《江南晚报》)

本篇文章共有 1页 当前为第1